您的位置: 新闻资讯> 新闻动态
新闻动态
【媒体视线】中国之声:最美医生徐建国 中国的“病毒猎手”
来源:未知   时间:2020-09-11     分享:

徐建国,68岁,医学微生物学家,中国工程院院士,传染病预防控制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、中国卫生有害生物防制协会会长。长期从事新发、突发、重大、不明原因性传染病疫情的病原学研究,主持完成多起在我国有较大影响的传染病疫情病原学调查,发现和命名了五十余种新细菌和一些新病毒,其科研成果,大大提高了我国传染病疫情应急处置的科技水平。


1.jpg


徐建国院士接受总台央广记者采访

  

    央广网北京8月19日消息(记者冯烁)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《新闻晚高峰》报道,在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传染病所,徐建国和他的团队就像一支特种部队,专攻传染病疫情的“元凶”。他们凭蛛丝马迹找到病原体,然后告诉大家如何消灭“敌人”。徐建国说:“24小时待命,它不是一个人的战斗,(是)一群人的战斗。传染病来了,首先要告诉(老百姓)是什么引起的,这是你的职责。然后要告诉(老百姓)它的风险在哪?怎么能控制?政府应该做点什么、老百姓应该做点什么?”


  基因组序列是发现病原体的金钥匙,只有掌握了病原体的基因组序列,才能明确元凶是谁。面对今年的新冠肺炎疫情,这位从事传染病防控工作40余年的老将临危受命,担任国家卫健委“病原检测结果初步评估专家组”组长,率领团队,打破常规,初步判断病原体是新型冠状病毒,为疫情控制赢得时间。徐建国表示:“我只要拿到(病毒的基因)序列就跑不了,因为病原体确定方案自然就出来了,因为它都是一个家族型的,它在遗传上靠谁近,新冠病毒靠近MERS、SARS,因为它们都是冠状病毒。”


  一场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,最令徐建国印象深刻的是2005年与猪链球菌搏斗的那一场。徐建国回忆:“(患者)从发烧到死亡的时间平均下来最短是9小时,它产生细胞因子风暴导致休克,这在国外没见过。”


  没有相关先例,让徐建国和他的团队倍感棘手。要想追根溯源,第一步就是要取样进行实验室培养,为了得到样本,他专门派了4个研究人员前去采样,其中一位就蹲守在医院。


  记者:猪链球菌从咱们开始采样,一直到发现给出解决方案大概用了多久?


  徐建国:标本拿来后,出报告用三天。


  三天听上去似乎并不长,但对于徐建国而言,这三天分秒必争,因为临床标本里的细菌至少经过三代分离培养,才可纯化并繁殖到足够多的细菌细胞进行实验。实验室二十余人,三天连轴转。徐建国依靠他的团队,终于发现了“狡猾”的猪链球菌。徐建国说:“所以这三天很不容易,其实我是在细菌生长得最快的时间里拿到标本,16小时长一代,这三代就基本上三天都过去了。”


  每天国家疾控中心的实验室里都进行着各种病毒、细菌的培养、提取、研究。如果说普通老百姓是凭借太阳东升西落来安排作息的话,疾控人的作息则是要围绕着病毒和细菌的生长周期来安排。实验室是徐建国,也是所有疾控人的第二个家。徐建国说:“你得根据细菌的生长特点来安排你的时间,因为微生物需要培养,病毒也培养,我们做细菌研究也得培养,培养需要16小时或者18小时。”


  一次又一次挑灯夜战,徐建国说,在祖国需要的时候他们没有“掉链子”,但对于家庭,他似乎永远都是那个缺位的丈夫和父亲。这么多年过去,徐建国的爱人和儿子早已习惯他错过家中一切重要时刻的现实。68岁,本该是退休颐养天年的年纪,但他每年的航班记录却还保持在100多次。


  徐建国:我爱人基本上把所有的家务都承担起来,一直到现在。有一段时间我们天天都在实验室,每礼拜回一次家。


  记者:您(那一次)一周回一趟家持续多长时间?


  徐建国:4个多月。


  一年又一年,当年进入山西医学院学习微生物学专业的翩翩少年,以显微镜为武器一次又一次为全国人民筑起无形的安全堡垒,同时也见证了中国传染病防治体系的浴火重生。


  徐建国说,经历了SARS、H7N9等传染疾病,中国传染病防治体系在病原学研究和疫苗研究都取得了长足进步,其中最为突出的就是72小时内筛查三百种病原技术体系。徐建国说:“我们的科技重大专项就是三天要完成300种检测,150种病毒、150种细菌,这是我们的要求。从2003年以后,所有新发传染病进入中国的都搞定了,基本上都是不超过三天都搞定了。”


  有人说,我们对于医务工作人员这个职业的尊重,并非是因为他们万能,而在于他们代表了人类可以用知识和科学去对抗自身的无常与脆弱。就像我们无法预知疾病何时到来或以何种方式到来,但正是有着徐建国和他的同事们的坚守和付出,足以让我们感到安心。徐建国说:“在这个领域里面,靠任何一个人是不可能的,只能靠群体,靠一个优秀科学家的群体,你才能把事情搞明白。我们说不知道天上哪块云彩会下雨,没有一个人的知识是完整的(完全了解所有传染病),但你靠这个群体,有可能把所有事情都搞定。”(央广网、中国之声)

 


返回首页